????诺丁山,距离肯辛顿宫不远处的波特贝露市场。

????虽然已是上午十二点左右,雾气已经散尽,但天气依旧阴冷潮湿,冷风嗖嗖嗖地直往衣领里钻,带给人的感觉尤为难受。

????此时,比这鬼天气更冷的,是在波特贝露市场上做生意的古董商、以及画廊老板们的心!

????当然,有人忧愁、那么必有人欢喜!

????叶天他们从另一条街道上走了过来,一边说笑闲聊着,一边看着街道两边那些古董旧货摊位上的货物,试图发现点什么。

????从他们抵达诺丁山,到现在已过去了两个小时。

????在过去的两个小时里,倒霉的波特贝露古董旧货市场,在时隔不到两个月的今天,再一次遭遇了十级飓风的袭击。

????就跟大家预料的一样,叶天此行并不只是来诺丁山购买礼物,准备晚上赴宴时送给威廉王子夫妇。

????从他抵达波特贝露市场那一刻起,就开始疯狂扫荡这里,仅仅两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疯狂席卷了十几件古董艺术品。

????虽然人们并不知道他所购买那些古董艺术品的来历、具体价值几何,但每个人都非常肯定,那些古董艺术品必定价值不菲,否则也不会入他法眼!

????至于叶天所经过的地方,自然是哀鸿一片,就像被龙卷风席卷过一般。

????他再次抵达诺丁山波特贝露市场,并再次疯狂扫荡这里的消息,早已传遍了整个诺丁山、乃至整个英国古董艺术品收藏领域。

????听到这个消息,所有人都有点哭笑不得,也暗自心惊不已。

????斯蒂文这个混蛋实在太狠了,就可着波特贝露古董旧货市场一个地方洗劫啊,究竟什么仇什么怨?至于这样吗?

????在诺丁山、在波特贝露市场做生意的古董商、画廊老板等所有人,此时都欲哭无泪,一个个恨得咬牙切齿,恨不能将那个该死的混蛋撕碎了喂狗!

????就这样,在无数充满仇恨的目光注视下,叶天他们已行至街角。

????这里恰好有一个装修雅致、透着几分艺术气息的画廊,看上去颇有点吸引力。

????看到这个画廊开着,叶天立刻咦了一声,随即微笑着对身边众人说道:

????“伙计们,咱们进这个画廊看看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次来波特贝露时,这个画廊是关着的,没能进去参观,现在既然开着,那就不能错过”

????说着,他就率先走向了位于街角的那个画廊,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

????在他身后,大卫他们全都跟了上来。

????说话间,他们一行人已经走进画廊,从阴冷潮湿的街道上消失了。

????看到这一幕,街道上其他那些古董商不禁都开始为画廊老板默哀了,认定这间画廊必定难逃被疯狂洗劫的悲惨命运。

????而此时的画廊里面,画廊老板正一脸呆滞地看着刚刚进来的叶天、以及大卫他们,满眼的惊惧,甚至都忘了打招呼。

????“上午好,伙计,我是斯蒂文,很高兴认识你,你的这间画廊非常不错,从外面看上去很有艺术气息、也很有吸引力,所以我才进来参观”

????叶天面带微笑打着招呼,并向画廊老板伸出了右手,表现的很有风度。

????话音落下,那位画廊老板终于被惊醒了过来。

????但此时的他,心里却苦到了极致,就跟吃了一吨黄连似得。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他会毫不犹豫地砸了画廊外面的装修、将那所谓的艺术气息全都扫个精光,只要不引起眼前这个混蛋注意就好!

????可惜,时光倒流只是痴人说梦的幻想,上次侥幸躲过的噩运,这次已无法躲避,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

????稍稍整理了一下情绪,画廊老板这才挤出一脸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跟叶天握了握手,并自我介绍道:

????“早上好,斯蒂文先生,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不胜荣幸,我是戴斯蒙德,这间画廊的老板,欢迎来到伦敦、欢迎来到我的画廊!”

????“戴斯蒙德,好熟悉的名字啊!如果我没猜错,你的妻子一定叫莫莉.琼斯,而且是一位乐团歌手,你们还有三个孩子,我猜的对吗?ob-la-di,ob-la-da”

????叶天开着玩笑说道,甚至轻轻哼了两声。

????“哈哈哈”

????现场响起一片大笑声,所有人都放声大笑了起来,也包括画廊老板戴斯蒙德。

????随着这片笑声,现场气氛顿时轻松了许多,戴斯蒙德的表情也不是那么难看了。

????等笑声稍落,戴斯蒙德这才微笑着摇头说道:

????“斯蒂文,看来你是披头士的歌迷,我也一样,但我的妻子并不叫莫莉.琼斯,虽然我强烈建议她改为这个名字,她却并不同意,而且我们只有两个孩子!”

????现场又响起一片笑声,大家再次笑了起来。

????开了几句玩笑、活跃了一下气氛,叶天这才看向画廊里陈列展示出的众多绘画作品,并微笑着说道:

????“戴斯蒙德,你这间画廊里陈列的画作看上去不错,我可以欣赏一下吗?如果有喜欢的作品,我不介意收入囊中”

????来了!这个贪婪的混蛋终于要下手了,但愿上帝保佑,别让我成为又一个被疯狂洗劫的倒霉蛋、成为同行口中的又一个笑料。

????戴斯蒙德暗自吐槽不已,心底立刻涌起一种大祸即将临头的感觉,那种感觉非常不好,没人想体验。

????但是,他还是生生挤出一丝笑容,轻轻点头说道:

????“斯蒂文,你当然可以欣赏这里的画作,不过我有个不情之请,请你手下留情,不要将我这间小小的画廊洗劫一空,给我留一点希望!”

????叶天深深看了戴斯蒙德一眼,然后轻笑着点头说道:

????“不用担心,戴斯蒙德,谈不上手下留情,更谈不上洗劫,那太夸张了,就冲咱们都是披头士乐队的歌迷,我也会掌握好分寸”

????听到这话,戴斯蒙德立刻长出一口气,多少放松了一点,不是那么紧张了,甚至还有几分窃喜。

????他心里非常清楚,眼前这个家伙虽然无比贪婪、且心狠手辣,是个名副其实的食人鳄鱼,但却一言九鼎,从不食言。

????更重要的是,这个家伙的眼光无比犀利,从未看走过眼,今天自己说不定会被洗劫,也有可能走狗屎运,成为被天降横财砸中的那个幸运儿。

????这样的事情,之前在美国、法国、意大利等地,都曾经发生过,早已成为了传奇,而且每个人都想成为这些传奇中的那几位幸运儿!

????闲聊几句之后,叶天就开始欣赏陈列在这间画廊里的众多绘画作品,戴斯蒙德则跟在他身边,负责介绍这些艺术品。

????很快,十几分钟就已过去。

????此时的叶天他们,已经来到画廊深处、站在另一面展示墙前。

????在他们面前的墙壁上,挂着一幅水汽弥漫、色调略显灰白的风景画。

????画上是意大利威尼斯附近的乡村风景,远景是一望无垠的地中海,蔚蓝色的海面上点缀着片片白帆,近景则是炊烟袅袅的乡村。

????这是一派田园牧歌式的美景,整个画面似乎散发着一股‘纯洁、宁静、优美’的气氛,令人迷醉。

????从略微有点褪色、且布满细小裂痕的画作表面、以及陈旧的古典风格实木画框就能看出,这幅画作应该有些历史了。

????事实上,这幅风景油画的偏古典主义画风,也恰如其分地说明这点。

????站在这幅风景油画前安静地欣赏了片刻,叶天这才转头看向旁边的戴斯蒙德,微笑着说道:

????“戴斯蒙德,介绍一下这幅风景画吧,这幅油画看上去还算不错,风景很美,不知道这是那位画家的作品?又价值几何?

????我喜欢这类写实风格的风景画,它们总是能带给人一种视觉上的美好享受,如果价格合适的话,我不介意收下这幅画作”

????戴斯蒙德并没有立刻给出回应,而是狐疑地看向了挂在墙壁上的那幅风景画,并陷入了沉思。

????看到他的反应,叶天并没有催促,只是面带微笑站在旁边,继续欣赏墙上那幅油画中的美丽风景。

????思考了片刻,戴斯蒙德却一无所得。

????之前他了解这幅风景油画多少,现在依旧是那么多,并没有因为叶天对这幅油画青眼有加,从而增加一星半点。

????戴斯蒙德轻轻摇了摇头,似乎甩掉了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然后微笑着说道:

????“斯蒂文,这幅古典主义风格的风景油画,是我从外面的市场上收购的,画作上并没有作者签名,所以无法准确判断创作这幅画作的艺术家是谁。

????收到这幅画作之后,我也做了一番研究,据我判断,这幅画作应该创作于十八世纪晚期到十九世纪中期这段时间,最晚不过十九世纪晚期。

????从画风上进行判断,这幅画作所表现出的画风,有点像十七世纪法国着名风景画家洛兰,又有点像十九世纪英国着名风景画家威廉.透纳。

????但是,这既非洛兰、也不是威廉.透纳,而是介乎于二者之间,洛兰和威廉透纳都是大名鼎鼎的风景画家,学习他们的画家多如过江之鲫。

????洛兰和威廉透纳虽然都曾去过意大利,在那里学习绘画技艺、并跟当地的艺术家进行交流,但他们两人的作品里都很少见到威尼斯风景。

????这幅画作表现出的绘画技法相当不错,但正是这种似是而非的画风,影响了这幅画作的价值,或许这就是它流落到波特贝露市场上的原因。

????我能看到的东西就这么多,斯蒂文,你应该能看到更多内容,这幅古典主义风景画的报价是一万四千欧元,如果你能接受,它就归你了!”

????没有片刻犹豫,戴斯蒙德的话音刚落,叶天立刻伸出了右手,并斩钉截铁地说道:

????“好的,一万四千欧元,成交,我接受这个价格”

????“啊!”

????戴斯蒙德惊呼了一声,直接愣在了原地,目瞪口呆地看着叶天。




欢迎大家访问:日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rzxiaoshuo.com/book/1052/1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