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希望夏先生您的判断是错误的!”刘群峰苦笑着说道,“不过理智告诉我,这也许就是唯一的答案……”

????夏若飞耸了耸肩,继续望着刘群峰,等待着下文。

????刘群峰叹了一口气,说道:“夏先生,请给我一点点时间,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查得水落石出的。”

????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当然没问题,不过……刘老目前的情况不太好,我虽然用针灸手法暂时压制住了病情,但这并非长久之计。另外,我也必须跟刘部长说清楚,因为这批药丸保管上出了问题,现在前阶段的治疗效果已经付之东流,刘老的身体情况甚至比我介入之前还要更糟糕……”

????“我懂!”刘群峰连忙说道,“夏先生,这事儿我们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还请您先尽力挽救我父亲的生命……”

????夏若飞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道:“那刘部长先自查吧!我就不奉陪了。”

????“好的!好的!”刘群峰连忙说道,并且亲自把夏若飞送到了门口,然后才返回到这个存放药丸的房间。

????他的脸色变得十分肃杀,目光更是透着一丝丝的寒意,让刚刚那个黑衣大汉都忍不住下意识地离他远了一些。

????刘群峰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淡淡地说道:“通知在京的家族核心成员马上过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召集大家一起商量!”

????打完这个电话之后,刘群峰就离开了房间,在出门之前,他拍了拍那个黑衣大汉的肩膀,吩咐他尽心尽力看守好。

????……

????一个多小时后,这套宅子一楼的一间小会议室里,最后一名在京的家族核心成员刘群峰最小的妹妹刘丽芳一边脚步匆匆地走进了会议室,一边说道:“路上堵车了!大哥,这么着急把大家叫过来,是什么事儿啊?我公司那边正忙着呢!”

????刘群峰神色有些复杂地看了刘丽芳一眼,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这个问题,而是直接站起身来说道:“能到的都到齐了,那么……请大家跟我上楼吧!”

????刘老爷子的堂弟刘崇礼虽然辈分比刘群峰高,但在家族中的地位却远不如刘群峰,所以,即便是面对自己的堂侄儿,他也没敢倚老卖老。

????不过刘崇礼依然忍不住满脸堆笑地问道:“群峰,到底是什么事儿啊?难道是大哥他……”

????刘群峰说道:“父亲的病情暂时还算稳定,这次把大家召集过来是我的意思,跟父亲没有关系。至于找大家来是为了什么事儿……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的,现在先跟我上楼吧!”

????大家看到刘群峰沉着脸,也都不敢多问,带着满腹的疑问跟着刘群峰一起上楼。

????刘群峰带着一行人来到了刘老爷子房间隔壁,他径直来到了那个存放药丸的冰箱前,沉着脸说道:“老爷子病情恶化的原因已经找到了,大概七八天前,有人对老爷子的救命药动了手脚,导致药性流失,也就是说,老爷子实际上已经停药七八天了,所以病情才会一天比一天严重!”

????刘群峰此言一出,刘家的这些核心成员全都脸色大变。

????如果刘群峰说的是真的,那事情的性质就严重了。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治疗问题了,有人对药丸动了手脚,那就是谋杀啊!刘老爷子在刘家就相当于中流砥柱,他的身体状况稍微有点儿变化,影响都是非常大的。

????刘崇礼神色凝重地问道:“群峰,这可不是小事,你能确认吗?”

????刘群峰沉重地点了点头,说道:“至少有八成以上的把握,否则我也不会把大家都召集过来。”

????“那一定要彻查!”刘崇礼沉声说道,“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胆子这么大!这背后又是有哪些势力在指使?”

????刘群飞、刘丽茹等人也纷纷义愤填膺地表示要把这个凶手揪出来。

????倒是平时咋咋呼呼的刘丽芳,在听了刘群峰的话之后眼神有些闪烁,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

????刘群峰有意无意地瞥了刘丽芳一眼,淡淡地说道:“查肯定是要查的!只是咱们这边戒备森严,能进出这个房间的人更是少之又少,这些药丸都处在24小时的监控之下,又有谁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触到它们呢?”

????刘丽茹冷静地说道:“大哥,这里不是都有监控探头吗?咱们查查监控不就知道了?该不会是……七八天前的监控都已经被覆盖掉了吧?”

????“这里的服务器能保存至少一个月的监控资料,七八天前的监控视频肯定是在的。”刘群峰淡淡地说道,“只是我希望这个人能自己主动站出来,免得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大家闻言都不禁吸了一口凉气,刘崇礼眯了眯眼睛,问道:“群峰,你的意思是……咱们刘家出了内鬼?而且这个内鬼就在我们这些人当中?”

????“大哥,这话可不能乱说!”刘丽茹面带忧色地说道,“这个指控太严重了!我们这些人都是老爷子最亲近的人,有什么理由要对老爷子下毒手呢?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呢?这在逻辑上也说不通啊!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让大家互相之间有了猜忌,那岂不是更……”

????刘群峰摆了摆手,说道:“没有一定的把握,我是不会说这些话的!而且……我也没有说这个人就一定是内鬼!说实话,我对她的动机也挺好奇的,到底是什么原因,才会让她对亲生父亲下毒手呢?”

????刘群峰这话一说出来,刘崇礼和他两个儿子都暗暗松了一口气他们已经洗清嫌疑了;而刘群峰的兄弟姐妹则个个脸色剧变。

????刘群峰没有理会面色惊惶的弟弟妹妹们,而是目光锐利地盯着刘丽芳,淡淡地问道:“小妹,你说呢?这个人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者说……她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这时,大家猜注意到刘丽芳的面色早已苍白如纸,她的手情不自禁地微微颤抖着,额头上更是不断地往外冒汗。

????刘丽茹见状,不禁睁大了眼睛,盯着刘丽芳问道:“小妹!这事儿是你干的?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刘丽芳下意识地喊道:“我没有!”

????“没有?没有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刘丽茹盯着刘丽芳问道,“你这是心虚了吧?我刚刚还觉得大哥乱怀疑自己人,没想到还真是……”

????刘崇礼和自己的两个儿子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们都选择了沉默。

????很显然,现在是刘群峰他们几个兄弟姐妹之间的事情了,既然这件事情跟刘崇礼这一支没有任何关系,那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保持沉默了,毕竟说什么都不合适。

????刘群峰冷冷地说道:“小妹!我记得你八天前来看望爸爸,为了表现你的孝心,是你亲自去取了药丸给他老人家吃的……然后第二天你又来了一趟,以同样的理由打开了冰箱取出药丸。小妹,需要我们大家一起去查看一下监控,看看你那两天到底干了什么事情吗?”

????刘丽芳一听刘群峰要去调监控,立刻脸色煞白地叫道:“不要……大哥!别看监控了,我……我说……”

????“我们都听着,希望你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刘群峰语气平静地说道。

????刘丽芳嘴唇微微颤抖地说道:“我……我没有给爸的药掉包……”

????“还不承认!”刘群峰眼珠子一瞪,厉声说道,“你真当我不敢处置你吗?”

????“真没有!”刘丽芳含着眼泪叫道,“大哥,我……我只是摸了摸这些药丸,然后又重新包起来了!我……我真的没想过这样会对爸爸造成这么严重的影响!”

????刘群峰皱着眉头说道:“只是摸了摸?小妹,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狡辩?而且还是用这么可笑的托辞!你不觉得在侮辱我们的智商吗?我劝你还是老实交代吧!我也相信你不会狠毒到要对亲生父亲下毒手,所以多半是被人蛊惑吧!你老老实实说出来,我可以考虑对你从轻处置!”

????刘丽芳此时百口莫辩,她带着一丝绝望说道:“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而且根本没有人指使我!你就算杀了我,我也是这么说……根本就没有的事情,你让我怎么交代?”

????“哼!你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刘群峰冷哼一声说道,“那你倒是说说,无缘无故你为什么要把每一颗药丸都摸一遍?难道你还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不成?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圆这个谎!”

????刘丽芳犹豫了一下,她轻轻地咬了咬自己的下唇,然后才开口说道:“我……我知道这么说你们可能不会相信,但这真的就是事实!我……我那天来看望爸爸……”

????“哪一天?说清楚!”刘群峰不耐烦地打断了刘丽芳的话。

????“就……就是八天前……”刘丽芳结结巴巴地说道,“那天我过来的时候看到护士正在拿药,我刚好要去爸爸房间,所以就让护士把药交给我带过去……就在去爸爸房间的途中,我的手不小心碰到了那枚药丸……”

????说到这,刘丽芳怯生生地看了看刘群峰和其他家族成员,然后才说道:“一开始我没有在意,但很快我就想到那个姓夏的说过,不能让药丸和皮肤直接接触……本来我想回去换一枚药丸的,但是我看了一下,虽然我的手碰到了药丸,但它根本没有任何的变化啊!我也是怕被大哥责骂,所以就把这件事情瞒了下来,直接把那枚药丸给爸爸服下。一开始我还有些担心,但我看爸爸服药之后也没有什么不良反应,这才放下心的……”

????“说重点!”刘群峰冷冷地说道,“我们的耐心有限!”

????刘丽芳连忙点了点头,接着脸上又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神色,她眼神有些迷茫地说道:“那天回去之后,我才突然发现,那段时间经常发作的过敏性鼻炎,好像一下子好转了许多。往年这个季节我不管怎么吃药治疗,这过敏性鼻炎一直都好不清楚,这次居然一整个晚上都没有打喷嚏……我想来想去,除了白天用手触摸过那个药丸之外,也找不到其他原因了。”

????“所以你第二天就又跑到这边来,找了个机会把每一粒药丸都摸了一遍?”刘群峰冷冷地问道。

????刘丽芳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大哥用这种口吻说话,心中有一种陌生感,同时也感到非常的害怕。

????她目光躲闪地点了点头,说道:“我是想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同时也是因为前一天那枚被我摸过的药丸,并没有给爸爸造成什么后果,所以我才找理由支开了看守的人,然后把每一枚药丸都摸了一遍,又重新包好放回去……”

????说到这,刘丽芳语气急促地说道:“大哥,我真的没有跟外人勾结,刚才我说的如果有半句假话,让我不得好死!我……我就是摸了摸药丸而已,真没想过会有这样严重的后果啊!”

????刘群峰心里也有些拿不准了,这么多年的兄妹了,刘群峰对刘丽芳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平时有点儿豪门习气,为人稍微刻薄了一些,同时目光也比较短浅,但要说她会狠毒到对自己的亲生父亲下毒手,刘群峰自己也是不会相信的。

????可如果刘丽芳说的都是真的,那这事儿也太蹊跷了……

????就在刘群峰犹豫不决的时候,一旁的刘丽茹冷冷地说道:“小妹!你还是别发这么严重的誓言了吧!这万一要是灵验了呢?”

????“你什么意思啊?你还在怀疑我说谎?”刘丽芳红着眼睛质问道。

????刘丽茹不屑地笑了笑,说道:“你应该编一个更合理一点儿的故事的,拿手摸一摸就能让药效全部流失……你以为这是神话故事呢?”

????“可事实就是这样!”刘丽芳急促地说道,“我除了触摸这些药丸之后,别的啥都没干!我现在甚至怀疑我就是运气不好碰上了这事儿,实际上应该是这些药已经失效了!谁知道那个姓夏的安了什么心?他跟我们刘家可是有过很多矛盾的!”

????这时,门口响起了一个揶揄的声音:“这么说,你是想要把这口大黑锅甩给我咯?”

????大家全都循声转过头去,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夏若飞已经从隔壁房间走了过来,此时正站在门口,一脸饶有兴趣的神色望着刘丽芳。

????“夏先生!”刘群峰连忙迎上去几步,然后苦笑着说道,“真是让你见笑了……”

????夏若飞淡淡一笑,先是环视了一圈,最后把目光停留在刘丽芳的身上,说道:“刘部长,见笑倒是不至于,只是……令妹的脑回路实在是有点儿异于常人啊!”




欢迎大家访问:日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rzxiaoshuo.com/book/1140/1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