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2章

小说:1627崛起南海 作者:零点浪漫 我要报错
  这地方虽然经营规模不大,但平日里来玩的人也不算少了,而且会来这地方赌钱的人除了住在附近小旅店的劳工之外,也会有一些三亚市面上三教九流的人物。所以这里除了可以赌钱之外,也是一个各种小道消息汇集的场所,特别是与本地南亚族裔相关的消息,基本上都能在这里打听到——当然或多或少得花点钱才行。

  张千智与这里的经营者兰卡算是有一点渊源,几年前安全部在这边办案抓人遇到了比较棘手的情况,当时这兰卡还是刚到三亚不久的新移民,机缘巧合之下帮了安全部一个忙,把那起案件了结了。其实兰卡也是涉案人员之一,如果要追究起来同样有一份罪责,但当时主办此案的张千智觉得这人算是知轻重晓利害,懂得在关键时刻投靠官府求生,便大笔一挥将他从嫌犯名单上划掉了。

  放过一个连海汉国籍都尚未取得的底层小混混,这对于张千智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但对于兰卡来说却无异于重获新生。而这家伙也的确抓住了这一线生机,迅速在南亚族裔聚居的这片区域上位,还开了这么一个地下赌场捞金,短短几年下来,已经成为了这附近小有名气的枭雄人物。

  当然了,兰卡也很清楚自己的地位只是建立在海汉官方放任的前提之下,要是官府想对付自己,那或许一次武装抓捕行动就会让这几年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这地方虽然经营规模不大,但平日里来玩的人也不算少了,而且会来这地方赌钱的人除了住在附近小旅店的劳工之外,也会有一些三亚市面上三教九流的人物。所以这里除了可以赌钱之外,也是一个各种小道消息汇集的场所,特别是与本地南亚族裔相关的消息,基本上都能在这里打听到——当然或多或少得花点钱才行。

  张千智与这里的经营者兰卡算是有一点渊源,几年前安全部在这边办案抓人遇到了比较棘手的情况,当时这兰卡还是刚到三亚不久的新移民,机缘巧合之下帮了安全部一个忙,把那起案件了结了。其实兰卡也是涉案人员之一,如果要追究起来同样有一份罪责,但当时主办此案的张千智觉得这人算是知轻重晓利害,懂得在关键时刻投靠官府求生,便大笔一挥将他从嫌犯名单上划掉了。

  放过一个连海汉国籍都尚未取得的底层小混混,这对于张千智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但对于兰卡来说却无异于重获新生。而这家伙也的确抓住了这一线生机,迅速在南亚族裔聚居的这片区域上位,还开了这么一个地下赌场捞金,短短几年下来,已经成为了这附近小有名气的枭雄人物。

ag亚游赢钱|开户  当然了,兰卡也很清楚自己的地位只是建立在海汉官方放任的前提之下,要是官府想对付自己,那或许一次武装抓捕行动就会让这几年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这地方虽然经营规模不大,但平日里来玩的人也不算少了,而且会来这地方赌钱的人除了住在附近小旅店的劳工之外,也会有一些三亚市面上三教九流的人物。所以这里除了可以赌钱之外,也是一个各种小道消息汇集的场所,特别是与本地南亚族裔相关的消息,基本上都能在这里打听到——当然或多或少得花点钱才行。

  张千智与这里的经营者兰卡算是有一点渊源,几年前安全部在这边办案抓人遇到了比较棘手的情况,当时这兰卡还是刚到三亚不久的新移民,机缘巧合之下帮了安全部一个忙,把那起案件了结了。其实兰卡也是涉案人员之一,如果要追究起来同样有一份罪责,但当时主办此案的张千智觉得这人算是知轻重晓利害,懂得在关键时刻投靠官府求生,便大笔一挥将他从嫌犯名单上划掉了。

  放过一个连海汉国籍都尚未取得的底层小混混,这对于张千智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但对于兰卡来说却无异于重获新生。而这家伙也的确抓住了这一线生机,迅速在南亚族裔聚居的这片区域上位,还开了这么一个地下赌场捞金,短短几年下来,已经成为了这附近小有名气的枭雄人物。

  当然了,兰卡也很清楚自己的地位只是建立在海汉官方放任的前提之下,要是官府想对付自己,那或许一次武装抓捕行动就会让这几年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这地方虽然经营规模不大,但平日里来玩的人也不算少了,而且会来这地方赌钱的人除了住在附近小旅店的劳工之外,也会有一些三亚市面上三教九流的人物。所以这里除了可以赌钱之外,也是一个各种小道消息汇集的场所,特别是与本地南亚族裔相关的消息,基本上都能在这里打听到——当然或多或少得花点钱才行。

  张千智与这里的经营者兰卡算是有一点渊源,几年前安全部在这边办案抓人遇到了比较棘手的情况,当时这兰卡还是刚到三亚不久的新移民,机缘巧合之下帮了安全部一个忙,把那起案件了结了。其实兰卡也是涉案人员之一,如果要追究起来同样有一份罪责,但当时主办此案的张千智觉得这人算是知轻重晓利害,懂得在关键时刻投靠官府求生,便大笔一挥将他从嫌犯名单上划掉了。

  放过一个连海汉国籍都尚未取得的底层小混混,这对于张千智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但对于兰卡来说却无异于重获新生。而这家伙也的确抓住了这一线生机,迅速在南亚族裔聚居的这片区域上位,还开了这么一个地下赌场捞金,短短几年下来,已经成为了这附近小有名气的枭雄人物。

  当然了,兰卡也很清楚自己的地位只是建立在海汉官方放任的前提之下,要是官府想对付自己,那或许一次武装抓捕行动就会让这几年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这地方虽然经营规模不大,但平日里来玩的人也不算少了,而且会来这地方赌钱的人除了住在附近小旅店的劳工之外,也会有一些三亚市面上三教九流的人物。所以这里除了可以赌钱之外,也是一个各种小道消息汇集的场所,特别是与本地南亚族裔相关的消息,基本上都能在这里打听到——当然或多或少得花点钱才行。

  张千智与这里的经营者兰卡算是有一点渊源,几年前安全部在这边办案抓人遇到了比较棘手的情况,当时这兰卡还是刚到三亚不久的新移民,机缘巧合之下帮了安全部一个忙,把那起案件了结了。其实兰卡也是涉案人员之一,如果要追究起来同样有一份罪责,但当时主办此案的张千智觉得这人算是知轻重晓利害,懂得在关键时刻投靠官府求生,便大笔一挥将他从嫌犯名单上划掉了。

  放过一个连海汉国籍都尚未取得的底层小混混,这对于张千智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但对于兰卡来说却无异于重获新生。而这家伙也的确抓住了这一线生机,迅速在南亚族裔聚居的这片区域上位,还开了这么一个地下赌场捞金,短短几年下来,已经成为了这附近小有名气的枭雄人物。

  当然了,兰卡也很清楚自己的地位只是建立在海汉官方放任的前提之下,要是官府想对付自己,那或许一次武装抓捕行动就会让这几年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这地方虽然经营规模不大,但平日里来玩的人也不算少了,而且会来这地方赌钱的人除了住在附近小旅店的劳工之外,也会有一些三亚市面上三教九流的人物。所以这里除了可以赌钱之外,也是一个各种小道消息汇集的场所,特别是与本地南亚族裔相关的消息,基本上都能在这里打听到——当然或多或少得花点钱才行。

  张千智与这里的经营者兰卡算是有一点渊源,几年前安全部在这边办案抓人遇到了比较棘手的情况,当时这兰卡还是刚到三亚不久的新移民,机缘巧合之下帮了安全部一个忙,把那起案件了结了。其实兰卡也是涉案人员之一,如果要追究起来同样有一份罪责,但当时主办此案的张千智觉得这人算是知轻重晓利害,懂得在关键时刻投靠官府求生,便大笔一挥将他从嫌犯名单上划掉了。

  放过一个连海汉国籍都尚未取得的底层小混混,这对于张千智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但对于兰卡来说却无异于重获新生。而这家伙也的确抓住了这一线生机,迅速在南亚族裔聚居的这片区域上位,还开了这么一个地下赌场捞金,短短几年下来,已经成为了这附近小有名气的枭雄人物。

  当然了,兰卡也很清楚自己的地位只是建立在海汉官方放任的前提之下,要是官府想对付自己,那或许一次武装抓捕行动就会让这几年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这地方虽然经营规模不大,但平日里来玩的人也不算少了,而且会来这地方赌钱的人除了住在附近小旅店的劳工之外,也会有一些三亚市面上三教九流的人物。所以这里除了可以赌钱之外,也是一个各种小道消息汇集的场所,特别是与本地南亚族裔相关的消息,基本上都能在这里打听到——当然或多或少得花点钱才行。

  张千智与这里的经营者兰卡算是有一点渊源,几年前安全部在这边办案抓人遇到了比较棘手的情况,当时这兰卡还是刚到三亚不久的新移民,机缘巧合之下帮了安全部一个忙,把那起案件了结了。其实兰卡也是涉案人员之一,如果要追究起来同样有一份罪责,但当时主办此案的张千智觉得这人算是知轻重晓利害,懂得在关键时刻投靠官府求生,便大笔一挥将他从嫌犯名单上划掉了。

  放过一个连海汉国籍都尚未取得的底层小混混,这对于张千智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但对于兰卡来说却无异于重获新生。而这家伙也的确抓住了这一线生机,迅速在南亚族裔聚居的这片区域上位,还开了这么一个地下赌场捞金,短短几年下来,已经成为了这附近小有名气的枭雄人物。

  当然了,兰卡也很清楚自己的地位只是建立在海汉官方放任的前提之下,要是官府想对付自己,那或许一次武装抓捕行动就会让这几年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这地方虽然经营规模不大,但平日里来玩的人也不算少了,而且会来这地方赌钱的人除了住在附近小旅店的劳工之外,也会有一些三亚市面上三教九流的人物。所以这里除了可以赌钱之外,也是一个各种小道消息汇集的场所,特别是与本地南亚族裔相关的消息,基本上都能在这里打听到——当然或多或少得花点钱才行。

  张千智与这里的经营者兰卡算是有一点渊源,几年前安全部在这边办案抓人遇到了比较棘手的情况,当时这兰卡还是刚到三亚不久的新移民,机缘巧合之下帮了安全部一个忙,把那起案件了结了。其实兰卡也是涉案人员之一,如果要追究起来同样有一份罪责,但当时主办此案的张千智觉得这人算是知轻重晓利害,懂得在关键时刻投靠官府求生,便大笔一挥将他从嫌犯名单上划掉了。

  放过一个连海汉国籍都尚未取得的底层小混混,这对于张千智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但对于兰卡来说却无异于重获新生。而这家伙也的确抓住了这一线生机,迅速在南亚族裔聚居的这片区域上位,还开了这么一个地下赌场捞金,短短几年下来,已经成为了这附近小有名气的枭雄人物。

  当然了,兰卡也很清楚自己的地位只是建立在海汉官方放任的前提之下,要是官府想对付自己,那或许一次武装抓捕行动就会让这几年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

欢迎大家访问:日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rzxiaoshuo.com/book/2629/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