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院里,觥筹交错,欢声笑语。

????十几个人围在火锅边,一边吃,一边喝酒聊天,不时爆发出一阵大笑。

????“石龙,你少喝点!”胭脂坐在夏北身旁,看已经喝得满脸通红的石龙又咧着嘴要跟夏北碰一杯,当即一把将他的酒杯抢了过去,怒道:“回去坐着。”

????“呃……”石龙看着被抢走的酒杯,咂吧咂吧嘴,摸摸光头,在胭脂凌厉的眼神中选择了放弃,老老实实地缩了回去。

????“哦!”众人怪声怪气,鼓噪起来,互相挤眉弄眼,投向夏北的目光中,充满了暧昧和戏谑。

????“你们几个也是!”胭脂一扭头,没好气地道,“明天要干什么,心里都没点数吗?”

????“有数,有数!”以石龙为首,一帮人乱糟糟地拼命点头。山猫还拍着桌子气势汹汹地站起来,瞪了一圈,“明天的比赛才是正事!等咱们赢了,还怕没酒喝?”

????说着,他把讨好的目光投向胭脂:“到时候,虎哥绝不会拘束大家伙儿,对吧?”

????“我才懒得管你们?”胭脂斜睨了他一眼。

????“不是我们,”山猫坐下来,坏笑着压低声音对身旁的小刀一帮人道,“我是说夏北。”

????一群人轰然发笑。

????胭脂听不见山猫说了什么,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尤其是当她发现所有人都一边笑,一边把目光投向夏北的时候,她忽然感觉一丝慌乱,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一抹晕红。

????“这帮家伙在笑什么?”夏北一脸困惑地偏头问胭脂。

????胭脂目光躲闪,恨恨地瞪着那边道:“谁知道他们笑什么,一帮白痴!”

????“哦,”夏北点点头,夹了一片毛肚,一边烫一边道,“对了,我前两天去了十字路口的那家新开的天行会馆。”

????“叫御剑会馆的那家?”胭脂小声地道。她缩在夏北身边,位置微微靠后一些,妩媚迷人的眼睛看着夏北时的专注模样,跟刚才那个凶山猫他们时,截然不同。

????“嗯,”夏北点了点头道,“记得我跟你说天行里的生意么?等明天比赛过了,让你哥他们去搞他们的修车厂,咱们就去天行里做买卖。”

????“怎么做?”胭脂好奇地问道。

????“你不是有个公会吗?”夏北道,“第一步,我们先把公会建设起来。成员都已经谈好了。有长大的裴仙,赵燕航他们。有俱乐部的孟蟠,马睿他们……”

????胭脂惊喜地捂住了嘴。

????「一帮职业星斗士和准职业星斗士,加入我的破烂小公会?!」

????这个念头,让她大脑骤然出现了一种不真实的眩晕感。

????“正好那家新开业的天行会馆在招募驻馆公会和战队,”夏北将烫好的毛肚送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道,“我们拿下来应该没有问题。”

????胭脂哈了一声,咬着手指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一帮职业和准职业的星斗士,帮忙拿一个天行会馆的驻馆公会战队,何止没问题,简直是杀鸡用牛刀好吗!

????“真的?”

????“当然。”夏北笑道:“只要拿下驻馆公会,接下来,我们就可以……”

????正说着,电话声响起。夏北一看来电,不觉一愣。

????请求通讯人一栏,赫然是祁峰。

????这位天行战报的记者,曾经在夏北和瀚大的冲突中,写过两篇文章为他鸣不平。对此,夏北一直心存感激。不过自从上次祁峰表明身份,邀请他加入军方被他拒绝了之后,两人就没怎么联系了。

????原本夏北还准备找时间跟祁峰聊聊的。

????他记得祁峰到长大来找自己的时候,曾经透露过一个消息,说是从经过星际联盟其他种族的证实,那些在星神升级的凝固时空中不受影响的人,很可能是天生的神眷者。而这,也是当初祁峰找上自己最主要的原因。

????而今这个消息已经被夏北自己的经历所证实了。虽然自己的信息不能透露,但他已经想好了办法,准备用某种方式将这个结果告诉祁峰,作为对方一直以来的善意和帮助的报答。

????可没想,自己还没来得及联系对方,对方却忽然打来一个电话。

????夏北起身接通电话:“喂。祁先生。”

????“夏北,有一件事我恐怕得警告你一下,”收到卫超消息的祁峰,在第一时间就决定直接警告夏北,“我听说你准备参加一场地下赛车。”

????“你怎么知道?”夏北有些奇怪,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因为某些原因,他本能地对军方的人有些疏远。原本他以为,自己和祁峰之间不存在什么联系,可如今,自己参加地下赛车这么隐秘的事情对方都知道,那说明……

????似乎是知道夏北在想什么,祁峰道:“事情是这样,我们正好在跟踪一个跟信德集团有关的幕后交易。而在追查的过程中,偶然发现孙季柯准备找人对付你,于是,我顺便让人帮忙查了查……”

????“对方叫黑魔,是四海会麾下的机车帮四海纵横的头目,他已经收买了这次和你们赌赛的一部分人,准备在比赛中向你下手,具体的安排是……”

????夏北的瞳孔陡然收缩。祁峰的声音在耳边响着,他扭头看去,山猫小刀一帮人正闹做一团。

????若非祁峰,谁也不知道明天的比赛已经被人盯上了。

ag亚游赢钱|开户????“情况就是这样,夏北,我不知道你和那些机车帮的人是什么关系,但你是长大的研究生,前途无量,这种龙蛇混杂藏污纳垢的圈子并不适合你。尤其是地下机车比赛……并不是什么好玩的东西。稍有差池,是会死人的!所以,我建议你立刻取消这场比赛。如果他们不愿意,你就自己退出好了……”

????夏北默默地听着,最后感激地道:“谢谢,祁哥。我知道了。”

????“出什么事了?”见夏北挂掉电话之后,眉头紧锁地走回来,胭脂担心地问道。

????夏北坐下,摇了摇头,笑了笑道:“没什么。”

????他看着眼前火锅沸腾的红汤,目光幽幽,宛若夜色中的烛火跳动。

????……

????……

????吃完火锅,大伙儿各自散去。

????夏北没有将祁峰在电话里说的话告诉任何人,只若无其事地和石龙胭脂聊了聊天,便骑车回到自己的公寓。

????啪,夏北关上了门。

????他没有开灯,而是借着窗外的星光,走到沙发坐下,让自己置身于黑暗和宁静中。

????「黑魔……」夏北目光闪动。

????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

????自从和龙虎风驰的人熟了之后,对于他们的过去,对于他们的生活,夏北都越发了解,自然,这当中也包括他们的处境,以及他们的敌人。

????夏北无数次听山猫他们说起和四海纵横的战争。他知道,上一次胭脂浑身是血倒在楼梯拐角,就是因为与四海纵横的一场拼杀,而这场战争,实则到现在也没结束。

????黑魔一直对十一区虎视眈眈。这些日子以来,四海纵横的人也常常踩过界,用各种方式骚扰挑衅。

????虽然胭脂,石龙还有小刀他们,从来不把夏北牵连进冲突中,但好几次,夏北都发现一帮人接个电话就冲出去,很晚都不回来。而等他们再出现的时候,不是身上带血,就是鼻青脸肿。

????其实夏北看得出来,龙虎风驰的这些兄弟,每一个人都向往平静的生活。如果不是为了混口饭吃,谁喜欢做个小混混,一边打着零工,一边守着个破烂街区跟人拼杀?

????上次石龙之所以把所有积蓄都压上,不就是为了拿下修车厂,让弟兄们都吃上口安稳饭么?

????可是,人在江湖,有些事情由不得自己。

????他们和四海纵横的战争,也不是他们想结束就能结束的。

????只是夏北没想到,孙季柯竟然和黑魔勾结了起来。

????而且还买凶要自己的命。

????「看来,还是下手不够狠啊。」夏北摸了摸鼻子,认真反思,觉得自己有一个最大的毛病就是善良。

????当初孙季柯莫名其妙把自己当成情敌,然后莫名其妙当众叫人殴打自己,自己的反击也不过是放倒了几个喽啰,撞烂了一个家伙的鼻子,脱了孙季柯的半边裤子摆了个造型,然后领着长大击败了瀚大,顺便利用舆论搞臭了孙家,同时断了孙季柯签约超级俱乐部的路而已。

????这几天,夏北偶尔也会关注新闻。

????瀚大校长周仁博在引咎辞职之后,接受了教育部的调查,查明他不光是在开除夏北这件事上徇私不公,接受孙启德的请托,而且在别的方面也不干净。

????拔出萝卜带出泥,周仁博一交代,孙启德这边更是焦头烂额。

????如今,信德集团董事会已经逼迫孙启德辞去了董事长的职务,并且完全和孙启德做了切割。就连孙启德提拔的信德集团总经理李衡,也为了自保,对孙家落井下石。

????孙家可谓一落千丈。什么富豪,什么高层大人物……若非孙启德这种人习惯狡兔三窟,多少留了一点底子,只怕现在已经是负资产了。

????但夏北觉得,自己终究没想过要他们的命啊!

????「我已经是以德报怨了,可没想到,孙季柯竟然要买凶杀人!」正想着,忽然一阵饥饿感传来,夏北下意识地从包里拿出了六管营养剂吃了下去,动作娴熟无比。

????饥饿感消失了。夏北的注意力也被拉到了自己的身上。

????他看着堆成一堆的营养剂空壳,思索道:「我应该想办法去买品质更高的中级营养剂了。这一段时间,感觉饥饿感又有提升的趋势,低级营养剂的效果越来越差。以后出门,总不能随时都背着几十管营养剂吧?不仅不方便,吃起来也慢。得试试中级营养剂的效果。」

????站起身来,夏北走到墙角边,看着地上的一个杠铃。

????夏北自从“得病”之后,就发现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大。而上一次帮着石龙他们改装机车时,他发现自己无意识中,竟然随手就撕开了装零件的木箱。那木箱的木板厚度足有三公分,可当时他撕起来,就如同撕纸一般。

????那天回来之后,他就买了这个杠铃。

????如今这个纲领的两端已经密密麻麻地加满了杠铃片。总重量,高达六百公斤。

????在这个时代,对于最长寿记录已经达到一百八十岁,平均寿命超过一百三十岁的银河人类来说,提起六百公斤的重物,过顶举起超过三百公斤,已经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了。很多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人都能做到。

????一些天赋超凡的力士,记录还远超于此。

????夏北弯下腰,用两根手指将杠铃勾了起来。然后握住,单手举过了头顶。在这一过程中,他能感受到的,就只是身体中那涌动的恐怖力量。

????病情越来越重了。

????夏北放下杠铃,若有所思。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究竟出现了何等变化,也不知道未来需要的营养剂会达到何等恐怖的剂量,会不会有一天,自己在吃下成堆的顶级营养剂的情况下都被活活饿死。

????但现在,夏北觉得,明天的那场地下机车比赛,自己或许应该参加。

????这不仅是因为石龙他们的梦想,也因为夏北知道,如果自己被孙季柯和黑魔这种人盯上的话,那么,无论自己是否参加比赛,该来的都会来。

????躲是躲不掉的。就像面对狼群一样,软弱和犹豫只会让对方更凶残。

????所以,处理这种事情的唯一方式,就是反击。

????。

????。

????。

????。




欢迎大家访问:日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rzxiaoshuo.com/book/3354/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