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柱香后,敌袭的号角在百花城各处响起,霎时城内一片混乱,百姓大叫着跑回家寻着避难所,还有不少人开始往偏城门跑,想赶紧逃离这座城池,连钱财衣物都顾不得拿。

  街道上一片狼藉不堪的景象。

  而守城将第一时间出兵在主城门迎敌,过了会当百万雄狮渐渐现身他们视线里时,百花城的二十万将士,心头不自禁涌上恐惧。

  兵力悬殊如此大,以无胜的可能,可为了城里的百姓,他们誓死也要给百姓创造逃难的时间!

  正当守城将军下令攻打时,大军停止了前进,紧接着南宫倾凰骑着马,慢悠悠的驶到敌军百米前。

  “朕呐只是路过,若你们有自知之明的放行,朕不会下令攻打,但若你们非要缺心眼,那便怪不得朕了,给你们六十个数考虑,是选择不战还是自寻死路。提醒一句,城里可是有百姓在,朕的目标是攻入皇宫,而不是在此地屠杀百姓,如今的夜国掌权者可不姓夜,你们呀也没必要为了一个外姓皇葬送性命不是。”

  守城将绷着脸紧望着她,沉默良久,击鼓传令,放行。

  战了也是败,既然他们没有想攻打的意思,不如放行,虽然有些耻辱,但没必要在已经提前知道结局后,依旧去送死。

  南宫倾凰嘴角勾了勾,转身返回大军中,而后百万人就这般光明正大的路过敌军将旁,朝下座城池进军。

  楚郎朝后看了眼,“这将军脑袋算是灵活,不像方田城那个死钻牛角尖,好说歹说说了半天,最终还是要战。”

  结果便是被蛊蚁入侵,他们不战而胜,顺利进军到此处。

  虽然丢过去蛊蚁后他们便走了,之后夜千傲为了减少夜军伤亡,且不波及城里百姓,走了会后,便让人返回方田城告知用火就可除去蛊蚁。

  但明明可选择不战,一人也不会死,那个将军非要吃点苦头才甘心,愚笨如猪活的一点儿都不明白。

  陌灵道:“大长老不是愚笨之人,想必以推测出了我们会沿直线攻入,必定以在各城池下达拦截指令,那接下来的守城将,不会都像这个将军能审时度势,不乏有死钻牛角的人,不管不顾只听从皇令,哪怕知败但在皇令下,依旧会拼尽全力的战。”

  南宫倾凰接过她的话:“不过,所谓是天高皇帝远,皇远在都城那皇的话,将可听可也不听,不会都是钻牛角之人,但不乏也有缺心眼的,但还要看守城将如何选择。”

  大军朝前行军了一个时辰,南宫倾凰击鼓下令原地修整,明早在继续攻。

  阿金无语道:“女皇大人啊,这里离下一座城只一天时间,你也不怕被敌人搜到攻打,好歹寻一处较隐蔽的地方驻扎。”

  在夜国境地跟在自己国境地一般悠哉,她也是没谁了。

  女皇大人一脸轻狂道:“找啥隐蔽处,就在这里驻扎看谁敢来攻,姐有兵姐就是如此任性!”

  阿金:“……”她是大姐大她说了算。

  “走走走,小灵,姐姐给你做饭吃去。”南宫倾凰搂着陌灵就走。

  陌灵对此表示怀疑,“额,你还会做饭?能吃么……”

  “嘿,小看了姐姐不是,姐武能领军打仗,文能妙笔生花,既出的了厅堂又下的了厨房,姐全能!”

  楚郎屁颠屁颠的跟上去,“女皇大大小的也要吃。”

  小雯:“加一。”

  阿金:“好奇你能做出啥东西来。”

  于是乎小伙们都跟着去蹭饭,可都是抱着看戏的状态,从未见过她做饭,对她根本不报啥希望。

  但当半个时辰后,看到那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后,小伙们眼睛瞪的快要凸出来,没想到她还真会做饭!

  齐齐拿着筷子试探性的吃了口,而后眸子齐齐大亮着开始了席卷。

  南宫倾凰挑眉道:“咋样,味道还可以吧?”

  “可以可以非常可以,女皇大大没想到啊你还有这一手,明明你是皇帝来着,又出生在军人世家,啥都不缺被人伺候着,竟还自己学习做饭。”

  楚郎狼吞虎咽着回了几句,说完脚边挨了阿金一记踢。

  忙回神,感觉到一股股疑惑的视线朝他投来,头差点埋进碗里,“咳咳,吃饭……”

  夭寿,又差点说漏嘴,他这张嘴他都恨不得给缝上。

  南宫倾凰笑了笑,小灵灵与她写信说过,跟那几个货说了她俩前世的事。

  不过无论她前世或这世,都如小楚子所说,都是被人伺候的命,会做饭也是打定主意支援小灵的前一天学的。

  想着她奔波一年,吃不好睡不好肯定又瘦了,便想着等她与她汇合,战争之余停下修整时做点好吃的给她补补。

  完全是为了她家小灵才学的,一天便学会初月交给她的所有菜样,没办法她高智商任性,学东西就是如此快。

  玄苍边吃着饭,边朝她投去疑惑的眼神,“出生在军人世家啥意思?南宫不是皇族之人么?”

  楚郎打着哈哈,“南燕国是女尊国,女子从小学习习武,也可以说是军人世家,对吧南宫?”

  “对对,楚哥说的非常对。”

  “是嘛,但咋感觉不是……”

  “吃你的饭去!”

  就在众人享受美味时,没东西吃的几小只,不停的在阿金旁边吵吵。

  “嘎嘎!”金渣渣,说好的烤肉呢?劳资快饿死了!你赶紧去烤肉!

  “汪汪…”哥也饿了,金渣渣速速去烤肉。

  “喵呜!”还吃!竟然无视我们!你前几天让我们放血时,可不是这个样子!呵,我算是看透人类了!

  “嘶嘶…”大家先忍忍,等金金吃饭再说嘛…

  “嘎嘎?”让我们放血?臭猫有你啥事?没放血的不能吃烤肉!

  “喵呜喵呜~~”我虽然没放,可我在心里放了,我的心跟你们的血同在,比心~~

  “嘎嘎!”一边玩去!还有金渣渣赶紧去烤肉啊!你是不是想饿死我,好让主银换个鸟!

  一看它们闹的样子,阿金就知几只在吵着求投食,认命的起身,让陌灵从戒指里调了几头猪,认命的去烤,肠子都快悔青了,他没事应下烤肉的活干啥…

  陌灵吃完加入烤肉二人组,等喂饱紫紫阿金终于有时间扒拉了几口凉饭。

  朝陌灵投去同情的眼神,“小陌,我终于知道喂几个能吃的孩子是何滋味了,你真是辛苦了。”

  烤完一次肉胳膊累的都在发酸,他这才几天都顶不住了,而小陌在道宗给它们烤肉烤了几年,且一日三餐亲力亲为,也是佩服她。

  如今上战场无法做到一日三餐,但只要得空小陌就会亲自给它们烤。

  陌灵摸了摸小九儿的头,一笑,“不觉辛苦,反而乐在其中。”

  看它们吃的满脸魇足的小模样,心情就会莫名变好,会治愈她的一切不开心。

  小九儿从小陪她一起长大,之后得了紫紫,鸭鸭,皮皮,它们四只陪她一起走过了许多许多,早已经是她命里不可少的家人。

  可她感觉与几只的羁绊不止于此,从第一眼看到它们的时候就有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很令人莫名的念头。

  待喂饱几个大胃王,陌灵等人便去休息,第二日天微亮便起来,收拾帐篷而后继续朝下一座城池攻入。

  *

  时间飞逝三个月后,转眼冬季以到夏季,皑皑白雪被炎热的天气所取代。

  而陌灵与南宫倾凰经过三个多月的攻战,以拿下路线上五十三座城池,还有三座城池便能挺进皇宫。

  三个多月中大长老不知派了多少帅过去拦截,可每每都败在大军下,不知想了多少拦截的计策,可都敌不过蛊虫与弩弓车。

  只能眼睁睁看着南燕军一点点的攻入腹部,直至临近都城。

  不止陌灵与南宫倾凰让他难以招架,还有夜国的百姓,在他下令杀了暴民后,以为凭暴力能压下的暴乱,不仅没有结束反而越发多。

  而那些亲王起先是想看,陌灵、南宫倾凰与大长老斗,好收渔翁之利,但在城池接连失守后,恐夜国被南燕军攻下,纷纷在自己的封地,开始聚兵想去都城支援。

  但搞笑的一幕来了,大长老太过重视自己的皇位,在收到他们聚兵的消息后,第一个念头便是他们想谋反。

  啥都没调查清楚,直接给他们按上谋逆的罪状,调遣不属于他们封地的兵,打着他们谋反的借口,攻打各亲王的领地。

  这让各亲王气的不轻,本想联合抵御外敌,怎想说他们谋逆,在击败大长老派来的兵后,恼怒下什么动作都没了,任夜国自生自灭。

  就算亲王不在煽动暴乱,凭大长老杀百姓一事,还有杀那些不去上朝的官员一事,也足够百姓开始自行暴乱。

  且这两件事逐渐在其他城池流传开来,惹得夜国百姓暴怒、心寒,皇本该为百姓考虑,在这关头他不仅没安抚恐惧的百姓,反而杀之后快,且竟杀忠臣,实属暴君行为!

  皇如此,又有陌灵南宫倾凰攻打,在加上几个边境全都以失守,百姓心里那点仅存的希望也没了。

  心灰意冷下,在夜国即将要灭国下,无论将士还是百姓,都在想法设法保全自己。

  因此在南燕军攻城池时,虽有大长老的皇令在,可不少城池的守城将还是选择放行,有的连兵都不出,直接让南燕军路过。

  觉着南燕军没杀他们之意,觉着反正夜国没希望了,与其白白送了性命,不如睁只眼闭只眼谋以生全。

  就算夜国被南燕国或陌国收复,可他们不会杀百姓与将士,只不过夜国换了个皇帝掌管而已。

  还有的甚至想,与其活在暴君的统治下,不如让女皇或陌皇掌管,好歹他们为民爱民,不会虐杀百姓。

  但有这个念头的只是百姓,能审时度势放行的守城将只有一部分,大部分都选择听令皇令,抵御外敌保卫夜国。

  就算知道有蛊虫的存在,与机关族武器的事,在知道无法与之敌对的情况下,依旧选择战。

  因此陌灵与南宫倾凰攻打了三个月,才拿下五十三座城池。

  但就算他们拼了性命的抵抗,也阻止不了南燕军的挺进,与夜国即将被灭的趋势。

欢迎大家访问:日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rzxiaoshuo.com/book/63640/655/